戰勝災難 綻放夢想——寫在蘆山地震一周年之際
  新華社成都4月20日電(記者葉建平、董小紅、李華梁)2013年4月20日,距汶川大地震5周年僅22天之際,多災多難的巴蜀大地再次遭受7.0級強烈地震重創,196條生命瞬間即逝,無數房屋變成“站立的廢墟”。
  災難考驗中國。地震發生後,中央將災後恢復重建的“指揮棒”交給四川,探索實行以地方政府為決策、實施和責任主體的“地方負責制”。
  一年後的今天,希望的種子開始在廢墟上發芽——嶄新的住房和校園拔地而起,產業園區里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災區人民正滿懷勇氣和信心步入新的生活……
  這是災區黨員幹部的一場“趕考”——三年基本完成災後恢復重建。兩年後的春天,大家期待著一份讓人滿意的合格答卷。
  以人為本:貫穿始終的重建理念
  4月的蘆山春意盎然,在一大片綠油油的油菜籽背後,蘆山縣蘆陽鎮黎明村村民蔣學伍的新家格外顯眼:木式小樓,紅色房檐,院壩里晾著衣服。
  蔣學伍家的老房子在地震中倒了。父母年逾七旬,女兒正在讀書,雙腿殘疾的他,曾為修房終日發愁。村裡得知他家困難後,專門派村組幹部來幫扶,發放補助、協調建材、幫忙修房……
  不久前,蔣學伍搬進了占地100多平方米新家。“要不是政府的幫忙,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才能住進新房。”蔣學伍說。
  和蔣學伍一樣,蘆山地震災區4400多戶需特殊幫扶才能建房的困難戶,通過黨員幹部幫扶、企業幫助、社會援助等,住房主體已全部完工,正陸續搬入新家。而今年春節前,另外600多名特殊困難群眾也已通過政府“兜底”的方式,住進了保障房。
  在蘆山災後重建中,災區始終堅持民生優先,把城鄉居民住房、學校、醫院重建放到優先位置。去年冬天,記者曾到雨城區上里鎮共和小學採訪,看到板房裡的孩子們時感到揪心。今年4月18日,由北京首創置業捐建的新學校完工了。“六一”兒童節,學生們將搬進那更加美麗、現代、安全的新校舍,過一個快樂的節日。
  重建資金有限,每一分錢要花在刀刃上。最近,雅安市對重建項目中的41個黨政機關辦公用房等社會管理項目進行了調整,通過取消或大幅壓縮建設投資規默“摳”出了1.2億元。這些錢將重點用於保障民生,投入到震後新村聚居點的配套基礎設施建設等。
  民生重建不是簡單的恢復,而是要促進災區公共服務“提檔升級”:川藏鐵路率先開工建設成都至雅安段,將結束雅安市內沒有火車站的歷史;國道318線雅安至二郎山段恢復重建項莫工,將徹底解決國道“穿城而過”的尷尬,為群眾創造更加安全舒適的生活環境……
  最新數據顯示:截至4月20日,災區新建農村住房9萬多戶已全勃工;新建城鎮住藩工2萬多套,占規劃的57.9%;所有校舍維修加固已完成並投入使用,31個醫療衛生維修加固項目已全勃工;醫療衛生新建、改擴建項目和學校新建項莫工率均超過95%。
  這是一張重建“藍圖”——用3年時間全面完成公共服務設施恢復重建的目標任務,公共服務設施達到並超過震前水平,政府主導、覆蓋城鄉、持續發展的基本公共服務體系基本完善,公共服務能力全面提升,為2020年與全省同步實現小康奠定基礎。
  “藍圖”編織成夢想,隨著重建穩步推進,正一步步照進現實。
  蒲Х⒄梗閡熘亟ǖ牧榛曛�
  熙來攘往掛著外省車牌的車輛,操著五湖四黑音的援建大軍……這些汶川地震重建時隨處可見的場景,在蘆山災區看不到。
  震後,中央明確提出:創新體制機制,重建工作以地方為主體。根據要求,四川省成立了蘆山地震災後恢復重建委員會,負責整個重建工作組織領導,由省委書記王東明、省長魏宏分任正、副主任,下設辦公室和7個工作小組。
  “這次重建體制的創新,正是科學發展觀的一次生動實踐。”四川大學-香港理工大學災後重建與管理學院執行院長顧林生說,“中央將蘆山重建指揮權交給四川,不僅是科學評估災情後作出的決定,更是為了增強地方應對重大自然災害的能力,探索重大自然災害重建向‘地方負責制’轉型。”
  在“地方負責制”下,中央給予地方充分的重建基金“調配權”,確保了資金使用更加因地制宜。比如,考慮到重災區各縣原本就地處經濟欠發達地區,底子薄、財力弱,配套資金跟不上。四川省及時調整了重災縣公共服務重建項目投資中的財政補貼占比,從汶川地震時的44%一下子提升到80%。
  更重要的是,“地方負責制”通過“放權”,給予充分的時間和空間,確保了地方能夠更加冷靜地判斷重建工作的“輕重緩急”,統籌協調穩步推進災後重建。
  蒲е亟ǎ婊刃小U鷙螅拇ㄊ≈鞫胺嘔骸綳酥亟ㄋ俁取J〕の漢晁擔骸安還智康魎俁齲⒅贗吵錒婊鴉」ぷ髯鱸怠!痹讜智蟮餃嬤傅賈亟ǖ�11個專項規劃,小到災區一個村的重建藍圖,都經過了專家無數次的論證和修改。
  雨城區中里鎮地勢平坦,紅色旅游資源豐富。對口援建的綿陽市請來臺灣規劃大師夏鑄九,為其量身打造旅游小鎮。
  許多村民第一次看到規劃圖時非常激動,紛紛表示同意。但靜下心來,發現了問題:全木質結構造價是不是太高了戶與戶之間怎麼沒有防火牆木柱子放在地上會不會腐壞……
  於是,規劃設計團隊不斷與村民召開“壩壩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征求意見,修改和調整方案。
  中里鎮的故事,既是科學規劃的真實寫照,更是尊重民意的人文註解。在蘆山重建中,從規劃設計、重建選址到工程施工等各個環節,都堅持廣泛聽取群眾意見、尊重群眾意願。群眾是否滿意,成為災區重建的最高標準。
  防範地質災害被譽為災後重建的“生命工程”。震後,為避免“二次受災”,對於災區居住點、公共設施以及重要基礎設施的建設,災區堅持科學選址,避開斷裂帶,避開地質災害隱患點,避開泄洪通道。去年,蘆山地震災區雖然發生了1600多起地質災害,卻沒有出現1起重大因災傷亡事件。
  蒲е亟ǎ韉鞀菇指粗亟ㄓ氪俳蒙緇岱⒄瓜嘟岷希慌亟ㄏ釒客度朧褂茫智梅⒄棺⑷肓飼烤⒍ΑR勞醒虐簿眉際蹩⑶ㄉ璧腦智胺傻亍輩翟扒殼耙延�10個企業項目入園建設,9個項目正在進行洽談;災區正在打造大熊貓文化、茶文化和山地生態旅游產品和品牌,加快建設國家級生態文化旅游融合發展試驗區……
  規劃先行、統籌推進,這是科學發展觀的集中體現。它賦予災區攻堅克難的力連更彰顯蘆山災後重建的理性與成熟。
  群眾路線:奪取勝利的偉大法寶
  災後重建任務繁重,“地方負責制”給四川省各級黨員幹部和廣大災區群眾壓上了沉甸甸的責任。
  震後,四川省委書記王東明、省長魏宏組織召開了數十次專題研究會,多次到災區一線指導工作。
  重建的關鍵時期,四川省委還及時調整了雅安市委班子,把一批災後重建和社會管理經驗豐富的同志調任到災區工作。
  去年7月20日,蘆山災後重建全面啟動。當時,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正在全黨拉開帷幕。
  災區廣大黨員幹部自覺踐行著群眾路線,走基層、建臺賬、辦實事、惠民生,保持著“5+2”“白加黑”的工作幹勁,充當著災後重建的“脊梁”、百姓的“主心骨”。
  早在震後第8天,中里鎮原黨委書記王加林就被查出急性胰腺炎,但他仍堅持帶病救災,忙完後再一個人悄悄到醫院輸液。直到兩個月後,他被最終確診為急性白血病,於去年11月7日因搶救無效去世。
  去世前,王加林給家人留下兩個遺願:一是喪事一切從簡,不收一分錢禮金;二是希望把他的骨灰埋在他工作過的災區。
  妻子彭志蓮哭著說:“他就是放不下心。住院後,每天還要打電話,有時一打就是幾個小時。”
  在災區,“王加林”式的幹部還有很多。蘆山縣清仁鄉大同村村黨支部書記袁超,身患食道癌仍終日奔波在一線,為群眾解決困難和問題;蘆山縣紀委幹部武靜去年底本該退休,如今仍在擔任縣重建辦項目推進與質量監督組組長;年屆五旬的德陽市援建乾詫能俊,被當地村民戲稱為“不想回家”的城管局長……
  災後重建矛盾紛繁複雜,“趕考”不僅需要勇氣,更需要智慧。
  在災區黨委政府引導下,一些鄉村“發明”了由群眾代表組成的“自建委員會”,從選房址到談價格,從管資金到監督質連從集建議到處理糾紛……群眾自己“當家做主”,看似複雜的徵地拆遷等許多問題迎刃而解了。
  村民楊紹先是蘆山縣飛仙關鎮鳳凰新村“自建委員會”的一名質量監督員。每天一大早,他就戴著安全帽,到工地上給施工單位“雞蛋里挑骨頭”。有一次,他發現水泥攪拌不均勻,立即向施工方指出問題,監督及時整改。
  “各村的‘自建委員會’里,有很多像我這樣的人。大家寧可少出去掙點錢,也要把新房子蓋好。”楊紹先說,“這是我們的家,我們的希望。”
  始終堅持一切相信群眾、一切依群眾,正是千千萬萬像楊紹先一樣的災區群眾幹部在重建中充分發揮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才使得災區面貌悄然發生著變化。
  2014年是蘆山災後重建的攻堅期。在7月20日災後重建全面啟動一周年之際,重建項目將基本實現全勃工建設,年內將完成重建項目1282個,完成估算投資403億元,占規劃總投資的46%以上;年底前,災區農房重建將基本全部完成,30%左右的城鎮住房要完成重建。
  蘆山“趕考”,任重道遠。要在既定的“時間表”內完成艱巨的“任務圖”,唯有實幹才能沉著應考、書寫合格答卷。我們相信,災區廣大黨員乾鉑將傳承好、弘揚好黨的群眾路線這個“傳家寶”,爭當焦裕祿式的好黨員、好乾鉑帶領著廣大災區群眾實現重建美好家園的“中國夢”。  (原標題:戰勝災難 綻放夢想——寫在蘆山地震一周年之際)
創作者介紹

吃到飽

uc70ucxc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