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中天事件”成為當年樓市拐點 蔣飛捲巨款潛逃近6年終難逃法律製裁
  2007年的“中天事件”是當年樓市暴跌前的一個標誌性事件。當時上半年房價一路飆升,下半年“中天事件”爆發,數千萬客戶資金被挪用,舉國震驚,隨後,“長河事件”、“創輝事件”相繼爆發,房產中介集體身陷信用危機,房地產三級市場進入多事之秋。該事件對我國的房地產行業也影響深遠,此後業內都意識資金監管的重要性,二手房交易在銀行做資金監管成為了行規。
  當年,中天老總蔣飛攜款潛逃,甚至傳言捲走了2個億。歷經6年,終於在2013年被警方逮捕歸案。按照法院的庭審排期,今日,中天老總蔣飛以涉嫌挪用資金罪、合同詐騙罪、信用卡詐騙罪在深圳中級人民法院提堂受審。
  文/記者王納
  回顧“中天”
  資金鏈斷裂蔣飛潛逃 原中天置業8高管入獄
  2007年11月14日,深圳天安國際大廈C座17樓的“中天置業”總部,大門緊鎖、債主紛紛上門。當日,“中天置業”總裁蔣飛捲款失蹤的傳聞得到證實,一時謠言滿天飛,有說蔣飛捲走了幾千萬元,有說捲走的款項高達2個億。
  曾被評為“25年中國最具價值的深圳中介品牌”、 “深圳二手樓中介最受歡迎的十大誠信品牌” 、“深圳市十大最知名品牌中介”等榮譽稱號的深圳市中天置業評估有限公司(簡稱中天置業)成立於2000年,在法人代表蔣飛帶領下,2006年前後在房地產三級市場迅速崛起,被譽為業內一匹黑馬!
  事發後,記者才摸清了蔣飛能操控巨額資金的脈絡,其原因就是,蔣飛既做中介,也做擔保。為實現利潤的最大化,中天置業又成立關聯擔保公司——深圳市中天長盛擔保有限公司(簡稱中天長盛),由蔣飛的親屬張興友主管。於是,中天在監管本應交由銀行監管的客戶首期款(當時多數中介的通行做法)的同時,為保證贖樓款的“專款專用”,通過業主的公證授權收取買方的銀行按揭貸款用以給業主贖樓,因此得以沉澱大量的客戶資金。2007年11月13日,因資金鏈斷裂,無法支付客戶資金,中天置業總裁蔣飛潛逃,“中天事件”由此爆發,中天置業、中天長盛同時倒閉,受騙客戶資金高達數千萬元。
  2007年的“中天事件”是當年樓市暴跌前的一個標誌性事件。隨後,“長河事件”、“創輝事件”相繼爆發,房產中介集體身陷信用危機,房地產三級市場進入多事之秋。
  2009年4月,法院判定張興友等8名中天置業的高管其行為構成挪用資金罪。一審判處張興友有期徒刑3年6個月,另外幾名被告分別獲刑1年6個月到兩年不等。
  從此銀行資金監管成為行規
  “中天置業”的一夜倒閉,在房產中介業產生出“多米諾骨牌”效應,讓房產中介的誠信度急劇下降,許多置業的市民均不願向房產中介交納購樓定金。事發後,業界都認為這一系列事件凸顯了資金監管方面的漏洞。
  其實,在“中天事件”爆發前,二手房交易的資金監管問題已經開始被業界所重視。2007年1月,建設部、央行聯合發佈《關於加強房地產經紀管理規範交易結算資金賬戶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規定房產中介必須通過銀行專用賬戶結算交易資金;深圳更早在2006年底出台《深圳市房地產經紀行業管理辦法》,規定未來的方向是通過獨立的第三方監管房產交易資金。
  但是,這些政策卻沒有執行到位。像蔣飛這樣既做中介,還開擔保公司,哪可能自己監管自己。事發後,在業界的一片馬後炮中,由第三方銀行實行資金監管才逐漸落實,成為了行規。
  檢方指控
  涉罪三宗批捕 潛逃6年後才歸案
  根據起訴書中顯示,被告人蔣飛,男,漢族,1974年出生,他的身份是中天置業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兼總經理、實際經營者;中天長盛董事長,實際經營者。
  檢方起訴書一開始就透露了蔣飛潛逃多年的信息。因涉嫌犯有挪用資金罪,檢察院於2007年12月21日就對其批准逮捕,但直到2013年4月18日才由深圳市公安局逮捕。近6年的時間里,蔣飛潛逃哪裡了,又是如何歸案的?這都需要等待蔣飛今日庭上解答。
  蔣飛於2013年4月18日被逮捕歸案後,檢方先後兩次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三次延長審查起訴期限,最後以涉嫌挪用資金罪、合同詐騙罪、信用卡詐騙罪對其提起公訴。
  涉嫌挪用資金1177萬元
  據檢方指控,2007年4月至案發,被告人蔣飛指使張興友等八人(該八人已判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中天長盛收取的客戶贖樓專項資金人民幣3,772,000元、中天置業收取的客戶定金和購樓款等專項資金人民幣8,000,000元挪用至蔣飛指定的個人賬戶及其他與中天長盛、中天置業無正常業務往來的公司、個人賬戶上,上述被挪用的專項資金人民幣11,772,000元至今沒有退還。
  涉嫌合同詐騙1659萬元
  據指控,經被告人蔣飛決定,中天置業以廣州國利大廈項目為由共騙得陳運聲、黃守岩、楊志紅、劉寶瑞等人共計人民幣1659.34萬元。
  2007年7月24日,經被告人蔣飛決定,中天置業公司以收購廣州市國利大廈71套住房為由與被害單位深圳市金採擔保投資有限公司簽訂《借款合同》,約定借款人民幣1000萬元。合同簽訂後金採公司實際支付給中天置業人民幣950萬元。2007年10月14日,向被害人陳運聲借款200萬元並簽訂《借款協議》,而中天置業公司並未依約將上述1150萬元借款用於廣州國利大廈項目。
  2007年8月,被告人蔣飛稱可低價轉讓其已買到的廣州國利大廈相關房產給被害人黃守岩、楊志紅、劉寶瑞三人,三人將共計509.34萬元“樓款”轉至中天置業公司。經查,中天置業公司及蔣飛實際並未取得上述廣州國利大廈項目。
  另外,蔣飛還涉嫌一項信用卡詐騙罪,透支消費了8萬多元。
  蔣飛其人
  從睡公園的流浪漢
  到地產業界巨子
  在一個全民關註房價的時代里,蔣飛,這個來自四川的農家子弟,以自己獨特的人生經歷留給了深圳一個耐人回味的背影。
  他從一個睡公園的流浪漢到知名中介品牌老闆,最輝煌時門店遍佈全國,擁有房地產經紀分行150餘間、員工逾2000人,這段白手起家經歷讓人聽了都覺得傳奇。而在擴張最瘋狂的時候卻突然一夜崩盤,從叱吒風雲的業界巨子變成東躲西藏的通緝犯,卻又讓人唏噓不已。
  攜款潛逃之前,他的經歷甚至可以看成是一個典型的“深圳夢”——外省青年通過自己的努力奮鬥最終賺了大錢。
  蔣飛1974年9月14日出生,四川省樂山市井研縣高鳳鄉建國村村民。早年蔣飛來深圳時,曾經有過睡公園的日子。1997年,他進入房地產中介行業,開始了在深圳的冒險之旅。起初,他在中百達、美聯地產從事過中介服務,蔣飛在做業務員期間,工作能力非常強,在拿單業績上排名總是第一。他給業務員講當年自己的故事:客戶有時會直接打電話給中介公司,這時誰能第一個接到電話,這個單就是他的。蔣飛總是能做到第一個拿起話筒說“您好”,因為他的手總在電話機上。
  幾年後,他盤下了一個很小的鋪面——一個8平方米左右的小鋪,開始創業。2003年1月23日,他以第一大股東的身份接手了一家小型房地產中介公司——中資信置業評估有限公司,改名為“中天置業評估有限公司”,經營業務包括房地產經紀、評估、經濟信息咨詢。從此開始了他瘋狂擴張的勢頭。
  深圳有關地產界資深人士透露,中天置業分店得以快速擴張,主要是挪用客戶支付的保障金和房款。其次,客戶的資金不光用於擴大門店,還被用來投資炒房,從2003年底以來的樓價節節上升,讓置身炒樓浪潮里的蔣飛賺了個盆滿缽滿。
  在深圳房地產中介行業,蔣飛素有“豪客”的名聲。據其手下員工稱,他在多處有自己的物業,最後選擇住在某高爾夫球場別墅內;他有若干豪車,如奧迪A8、保時捷跑車、寶馬530轎車、寶馬Z4敞篷跑車、寶馬X5越野車等; 他用的是VERTU鑲鑽手機,價值18萬元,每次有客戶來要錢,他就拿出手機:“你看我用的手機,怎麼會沒錢給你?”
  結果到了“中天”崩盤的那一夜,究竟蔣飛捲款多少潛逃,逃去哪裡了成為當時最大的新聞熱點。有的說他捲了幾千萬元,有的說近兩億,有的說他去了新西蘭,有的說他去了南美洲。
  根據這次檢方的起訴,能確定他違規所得的資金約2800多萬元,而那幾年他逃去哪裡了,還需要等他今天庭審上解答。  (原標題:“中天”蔣飛今過堂 被控3宗罪)
創作者介紹

吃到飽

uc70ucxc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