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網訊(實習記者萬婷報道)在阿勒泰地區富蘊縣有兩兄弟,哥哥叫巴哈提別克·哈孜爾,65歲,哈薩克族,是一名林場退休人員;弟弟鄭林學,50歲,漢族,是一名出租車司機。在當地他們已被眾多群眾所知曉,只要一提起他們,大家都會豎起大拇指。
  6月15日記者在富蘊縣幸福路社區見到了鄭林學和巴哈提別克時,他們正在商量著要去養老院看望老人們,“最近天氣特別熱,我們準備買點水果去看望一下老人,給他們打掃一下房間。”鄭林學告訴記者。
  兄弟倆一見如故
  記者在採訪時瞭解到,鄭林學原本家中條件不好,2000年開始開出租車後,條件有所改善。在閑暇時刻鄭林學非常喜歡聽廣播,他常從廣播中聽到感人的民族互助故事,這讓他有了些觸動。
  2008年,他將自己的出租車更換成了一輛7座的麵包車。從此,他堅持每天免費接送社會中有乘車需要的學生、老人、殘疾人等弱勢群體。因為當地60%以上的群眾都是哈薩克族,而鄭林學也只是會簡單的哈語,這讓他的愛心工作時常受阻。
  2009年3月的一天,鄭林學在縣文體局打完籃球後在值班室見到了巴哈提別提,和他說起了自己的困難。
  巴哈提別克第一次見到鄭林學時就認為他很是熟悉,在和他聊天后才知道,原來這就是富蘊縣群眾口中的好人鄭林學。當鄭林學說想讓自己和他一起做好事時,巴哈提別克很爽快的答應了。
  “我那時60歲,想著自己這麼大年紀了還可以幫助別人,我很開心,而且還是和鄭林學一起,這讓我感到很自豪。”巴哈提別克告訴記者。
  巴哈提別克從小在困難的生活環境中長大,長大後在政府的幫助下,進入阿爾泰山國有林管理局富蘊分局林場工作,穩定的工作讓他的生活越過越好。2009年,巴哈提別克·哈孜爾順利退休後又在縣文體局謀得一份保安室值班的工作。
  “我們在聊天時發現我們有很多共同的愛好,這份緣分讓我們一見如故。從那時起我們便是誰也分不開的好兄弟。”鄭林學說:“我們的生活是因為黨和政府的好政策才得以改善,現在我們要想辦法回報社會。”
  別人的需要就是我的動力
  鄭林學有了巴哈提別克做翻譯,愛心工作開展的極為順利。
  在今年3月,正值中小學歇學時,鄭林學發現,在距縣城3、4公裡外的幸福路社區金豹運輸後片區,有50多個哈薩克族孩子每天都要步行上下學,因為該路段路況不好,很多小孩子走路上學十分辛苦,碰到風雪天更是既艱難又危險。兄弟倆商量後決定,每天早上都去該片區接孩子,放學時再去校門口接上送回家。
  怕孩子們的父母不放心,巴哈提別克·哈孜爾專門去了趟該片區與他們交流。從此,無論颳風還是下雨,每天早上,鄭林學的出租車都會準時出現在該片區。“我們想要盡最大的努力幫助有需要的人。”鄭林學總是說。
  在接送學生時,鄭林學認識了12歲的哈薩克族女孩別爾吐克,這個小女孩由於先天右手殘疾,在生活與學習上遇到了很多困難,加之家裡母親身體狀況不好不能工作,父親沒有文化只能幹些零碎活。家裡的所有開支都是微薄的低保。鄭林學非常想幫助她,在和巴合提別克商量後前往別爾吐克家裡,告訴她的父母想要每天接送別爾吐克上學,希望徵得他們的同意。
  “原本我們不是很相信他們,但是後來聽社區的包戶幹部說,他們倆是好人,而且經常會幫助別人,才放下了戒心。”別爾吐克的父母告訴記者。
  從那時至今,鄭林學每天都會接送別爾吐克上學放學。後來,兩人又想出了籌集善款幫助別爾吐克。他們將自己的想法分別向身邊的親朋好友宣傳,沒想到不僅得到眾多親友精神上的支持,大家還紛紛解囊。他們首次共募集到善款3000多元。兩人用1000元購買了一些生活用品和食物給別爾吐克送去。1000元給幸福路社區養老院的老人們也買了生活用品。剩下的善款,他們交由同樣賦有愛心的文體局幹部加依那爾管理賬目。
  堅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今年5月,在幸福路社區的幫助下,“鄭林學--巴哈提 哈同漢愛心協會”正式在當地民政部門登記備案。同時也有25名各民族的愛心人士加入了協會。
  儘管鄭林學與巴哈提別克是在做好事,可還是有很多人不理解。鄭林學的一位同事就認為,他的善舉影響了自己的生意,多次口出惡言,甚至動手打了鄭林學。“我不會因為某一些人反對或者不支持,而停止做一件我認為對的事情。”鄭林學堅定的告訴記者;“我們不會停止幫助身邊的人,同時也希望得到更多社會人士的支持。”
  巴哈提別克總說,我們兄弟二人一個是哈薩克族,一個是漢族,一起做愛心事業還有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讓大家都看看,不同民族的兄弟姐妹可以相處得很好,而且團結起來時,那力量更是誰都無法阻擋。  (原標題:連兄弟心 促民族情)
創作者介紹

吃到飽

uc70ucxc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